故事|夺命魂衣

100000+ 2017-06-06 21:28 全球灵异事件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雨夜电闪雷鸣,进入初秋的天气,虽不是特别冷,但配上这样的雨天,总是让人从心底透出一股寒意。

  明峰似乎不在乎这样的天气,他很温柔的搂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在客厅看电视。“小河,明天我们就要去度蜜月了,你开心吗?”小河的头微微抬起,眼睛里流露出无尽温柔,点了点头,明峰深情的吻上了小河的唇。

  清晨的阳光,经过一夜雨水的洗礼,显得格外清新,小河伸了个懒腰。“懒虫,快起床,要不赶不上飞机了”明峰睁开了朦胧的睡眼。一番挣扎后,总算收拾好了行囊,他们幸福的踏上了旅程。

  天不从人愿,事情总是在你感觉最开心的时候让你陷入无尽的悲痛中。这一天,明峰和小河很早出门,吃过早饭后,他们准备去疯狂购物。一路上他们手牵着手,看看这个,试试那个。就在经过一间叫“幽灵古店”门口时,小河定住了脚步。“明峰,你快看。”小河深深的被橱窗里那件深灰色的旗袍吸引住了。

  那是一件怎样的衣服啊,似乎有着灵魂一样,连模特也因为这件衣服变得像是有生命似得。小河不禁幻想自己穿着这件旗袍,就像一个古典的美女,亭亭玉立。小河等不及的拉着明峰走进这家店中。

  店里的风格就像店的名字一样,给人一种说不上来的压抑感觉,就像幽灵住的古堡一样阴冷。店内灯光灰暗,装修的也很古典,小河看向橱窗,那件美丽的衣服似乎跟这家店的装修风格很不搭调,在灰暗的灯光中,闪闪发光!

  “你好,请随便看看,有喜欢的可以试穿。”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丽女人热情的上前招呼小河。

  “你好,我想试穿橱窗里的那件衣服。”小河温柔的说。

  “妹妹,你眼光可真好,这件衣服可是独一件的,你穿上一定很漂亮。”小河甜甜的笑了笑,同时迫不及待的拿着裙子进入了试衣间。

  时间一点一滴的走着,过了很久,可是还不见小河出来,明峰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他走到试衣间门口。“小河,小河,你怎么这么久啊?”试衣间里一点动静也没有,安静的出奇。这时明峰觉得有点不对劲,急忙推开了试衣间的门。眼前的一切让明峰呆住了,哪里有小河?试衣间空空如也,连个影子都没有。

  明峰急忙找来了店员,四处寻找,依然没有小河的身影。无奈下,明峰报了警。警察依程序询问过后,就让明峰回去等消息了。此时明峰的脸上似乎划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当然是不让人发觉的。

  明峰回到住处,打开手机,此时他的手机上显示了一条短信。“您的账户转入300000元”,明峰收起手机,收拾好行囊,踏上了回家的路。

  不知过了多少天,明峰自从回来之后,每夜都会被同一个恶梦惊醒。一个被剁去四肢的女人,被人放在坛子里,凌乱的头发,早已逝去了她曾经的美丽,她的脸痛苦的扭曲着。“我的命好苦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是那么深爱你,我以为你会爱我一生一世,你还我手来,还我脚来!”

  “啊!”明峰又一次被这样的恶梦惊醒,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怎么老梦见这样的梦?真是讨厌,莫非是小河的鬼魂来找我了?不会的,不会的,世界上哪来的鬼!”

  明峰拼命地摇着头。此时,一股臭味飘了过来,隐隐约约,像是肉腐烂的味道。明峰起身想寻找味道的来源,“叮~~~”忽然从床下滚出来个东西,没有灯光,借着窗外的月光,明峰看见好像是一个戒指。“咦!这不是小河的结婚戒指吗?怎么会在这?我记得走的时候她是带着的啊。”明峰念叨着。

  此时臭味越来越浓,味道像是从床下飘出来的,明峰也顾不得什么戒指了,只想赶快找到臭味的来源。“肯定是死老鼠,要不也不会这么臭!”明峰暗想。他起身想要开灯,可是怎么也打不开。“TMD,这时候停电!”明峰打开手机,向床底下照去。“啊!”明峰一声尖叫,同是惊吓的他跳了起来,直往后退。那是人的四肢,腐烂的味道就是它飘出来的,只见暗红色的血液还在不停的往外流着,蛆虫还在上面滚来滚去。明峰想要逃走,可是门怎么都打不开,只见手和脚缓缓的从床下爬了出来。

  “啊!”原来是一场梦。“小河,你别来找我啊,我也是被逼的,你要找就找那些放高利贷的,不是他们逼我,我也不会这样对你。”就算明峰不相信鬼神之说,嘴里还是念叨着。终究因为支持不住困意,明峰睡了过去。

  “咚咚咚”“谁呀?大早晨的,还让不让人睡觉?”明峰经过一夜恶梦的折腾,还没完全从睡意中清醒过来。明峰打开了门,这一看,睡意全无。“你,你,小河,你怎么回来了?”明峰有些措手不及。

  “明峰。”小河冲上去抱住了明峰,不断抽搐的身体在明峰怀里颤抖。明峰定了定神,强压着自己内心的不安,拉着小河坐在了沙发上。

  “小河,你去哪了?为什么那天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小河满脸泪痕,抽搐着讲起了那天的事。“我那天迫不及待的拿着裙子进了试衣间,正想要试衣服的时候,忽然闻见一股香味,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后,我发现我被关在黑乎乎的一个地方,像是地下室,又像是手术室,地方不大的房间中间放着一张手术床,还有各种做手术的刀具。这时我听见门外有动静,门开了,进来的竟然是那天招呼我们的女店员,不过她穿着像医生一样的白大褂,我很害怕,也不知道那来的力气,顺手拿起身边的一把手术刀,就刺了她一下,然后我就跑了出来。”

  明峰轻轻的拍着小河的肩膀。 “别怕,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有我。”明峰假意的安慰着惊魂未定的小河。

  小河睡下了,明峰抽着烟,深思着这不可思议的事。怎么他也想不明白,小河怎么会跑掉。“管她呢,反正钱已经到手了,她回来正好,我也不用每天担惊受怕的,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大不了等没钱了,我再卖她一次。”明峰暗想着,同时脸上划过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又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明峰被震天一样的雷惊醒,转身却发现小河不在身边。“又去哪了?自从回来以后就变得奇奇怪怪,总是不知道半夜起来干什么。”明峰一边念叨着一边起身。他走出卧室,发现客厅的电视还开着,只是电视早已没有了节目,电视上的雪花点让明峰看的心烦意乱的。猛然一转头,看见了背对着他的小河。“小河,你在干嘛?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明峰颤颤巍巍的说,极力的想压制住自己内心的不安。

  小河没有回话,只是背对着明峰呆坐着。“小河,小河,你怎么不理我啊?”明峰一步一步的挪到小河面前,此时的他,早已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只见小河没有了四肢,只有躯干立在那里,小河的脸痛苦的扭曲着,眼睛里,身上都在不停的冒着血,嘴里似乎还在念叨着什么。“明峰,我好疼啊,我的胳膊和腿都不见了,你快帮我找找啊。”

  明峰呆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似乎怕一动,小河就会冲上来撕裂他一样。这时电视里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惊醒了呆在那里的明峰,明峰转头看向电视。电视里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温文尔雅,只见她穿着深灰色的旗袍,在酒楼卖唱,忽然闯进来一个50多岁的男人,身后还跟着几个彪形大汉,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只见那个带头的男人冲上前去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你老公已经把你卖给我了,我要带你回去做我的八姨太,你就乖乖的跟我走吧。”女人满脸惊恐,不情愿的跟男人撕扯着,最终还是没有扭过男人的强力,被带走了。

  女人被男人带回家,强迫做了他的八姨太,就在新婚的晚上,女人不甘凌辱,上吊自杀了,死前就穿着那件深灰色旗袍。没过多久,人们发现女人的丈夫惨死在家里,身边可怜的孩子泪流满面。

  画面转向了一个房间,像是地下室一样的手术室,里面放着一张手术床还有各样的手术刀,只见一个惊恐万分的女人,四肢被绑在手术台上,那女人穿的衣服,正是那件深灰色的旗袍。女人的脸转了过来,是小河。她表情恐惧中带着哀求,似乎在说,求求你,放了我。没过一会,她就绝望了,只见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拿着手术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冰冷的就像寒冬里的雪,她一刀一刀的割在了小河的身上,先是手,然后是脚,胳膊,腿,一样一样的割了下来,小河早已痛的没有了喊得力气,那女人熟练的完成了这些步骤,把她放进了坛子里。“好了,把她抬出去,展示畸形秀。”那女人冰冷的说,没有一丝内疚和不安。

  小河被抬了出去,台下那些人,看到了小河,一个个疯狂的尖叫着,欢呼着,似乎像一个个没有血性的幽灵,小河痛苦绝望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此时明峰早已呆站在那里,不能挪步,就像被定住一样。

  “哈哈哈!”小河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声带着一股刺心的寒气。“害人终害己啊,我因为惨死,死后又不能有一全尸,是没有能力报仇的,可是我好恨啊,从小无父无母的我,本以为遇到你,让我变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你却这样害我,我更恨那些没有血性的恶魔,这样残害无辜的人,是这件受了诅咒的魂衣,让我有了复仇的能力,他们那些无知的人,以为找见一件多好的衣服,可不曾想,它虽然可以吸引女人无抵抗的爱上它,却不知它的怨气足以让我拥有了复仇的能力,哈哈哈,我要你们都不得好死,也要让你们也尝一尝我死前的痛苦。”

  第二天清晨,阳光依然明媚,明峰却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家里,没有了四肢,血都流尽了,表情恐惧万分。“这是有多大仇啊?怎么会死的这么惨,硬生生的被砍下四肢,血流尽而死的。”警察诧异的说,谁也不会明白,这个男人昨天晚上到底经历了多么恐怖的事情。

  同时在另一座城市,警察抓获了一群倒卖人体器官和靠畸形秀挣钱的不法分子,没过多久,他们都像明峰一样,没有了四肢,血都流尽了,死在了监狱里。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谁也别想做了坏事还可以瞒天过海”小河转身踏上了奈何桥。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故事  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