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样的方式,才让女人更有感觉?

100000+ 2017-12-11 13:53 一起减肥瘦身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01
  沈清依看着眼前的亲子鉴定报告,整个人都是懵的。

  孩子居然不是丈夫季凉川的!

  这怎么可能呢?

  她摸着三个月大的肚子,还没从这震撼中反应过来,就听到季凉川冷冷的说:“收拾一下,去医院做手术。”

  “你不信我?”

  她歪着头,看着这个结婚两年的丈夫,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信你?你一个靠手段逼走我爱人,强迫我不得不娶你的心机女,凭什么值得我相信?来人,带太太去医院!”

  季凉川的声音毫无温度。

  沈清依忽视掉心口的疼痛,紧紧地抓着季凉川的衣袖,恳求着说:“季凉川,孩子真的是你的,你就信我这一次行不行?”

  “你把孩子做掉,我就信你!”

  “不!”

  沈清依挣扎着,可是却抵不过因为季凉川一声令下进来的四五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她被强行带去了市中心医院。

  就在沈清依被强迫着进入手术室门口的时候,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

  “凉川?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声音让季凉川浑身一僵,然后猛然回头,脸色瞬间发生了变化。

  沈清依也顺声望去,就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穿着白大褂走了过来。

  是柳如雪!

  季凉川的前女友!

  也是她曾经的好闺蜜。在两年前,自己被人设计和季凉川睡到一起,然后被记者拍到之后,她就远走他乡了。

  没想到她现在回来了!

  沈清依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一把抓住了柳如雪的手,着急的说:“如雪,你帮帮我,你让凉川停止好不好?我是被冤枉的,你让他不要拿掉我的孩子!”

  “孩子?清依,你还真的出去借种了?”

  柳如雪的话瞬间让沈清依愣住了。

  “你说什么呢?孩子是凉川的!”

  “清依,我回来的时候你是知道的。我知道你想做母亲,和凉川结婚两年都没孩子你很着急,可是你也不能偷人啊。几个月前你还说要考虑一下不行就去借种,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做了。清依,你太让我失望了!”

  柳如雪说完,连忙转头看向季凉川,低声说道:“凉川,你就原谅清依一次吧,她也是太着急做母亲了,她也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

  “柳如雪,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去借种?你在凉川面前胡说八道什么?”

  沈清依简直都快要疯了。

  “推进去!”

  季凉川直接就怒了,那恨不得毁天灭地的愤怒,吓得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一下。

  “我没有!凉川,我没有!”

  沈清依哭喊着,可是季凉川并不听她的解释,而是亲手把她送进了手术室,临走的时候,他咬着后牙槽,一字一句的说:“沈清依,你让我觉得恶心!”

  “不是的,凉川,不是的!”

  沈清依想要抓住季凉川的手,可是却被他给甩开了。

  季凉川回过头来,看着跟着进来的柳如雪,神色复杂的说:“你现在还在妇产科吧?那正好,这个手术你来做。做的干净点。拜托了。”


02
  “不,凉川!”

  沈清依哭喊着,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撕裂了,可是季凉川还是冷酷的走出了手术室。

  “把她给绑上吧,我怕一会她挣扎的厉害,伤到她。”

  柳如雪命令着手术室里的护士把沈清依给绑在了手术台上。

  这一刻,沈清依恨恨的瞪着柳如雪,咬着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说?我明明今天是你走后第一次见你!”

  “你们先出去吧,这么一个小手术,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柳如雪将护士都赶了出去。

  手术室里只剩下沈清依和柳如雪两个人的时候,沈清依恨透了这种任人宰割的处境,可是她却挣脱不开。

  “柳如雪!”

  沈清依的无助却让柳如雪十分受用。

  她走到沈清依的面前,笑着说:“为什么?沈清依,两年前,要不是你和凉川睡在一起被记者拍到,他怎么可能被迫娶了你?我又怎么会远走他乡两年?季凉川是我的男人,我的!你从我手上把他抢走了。如今我回来,我就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我也不怕告诉你,那张亲子鉴定报告是我做的!”

  沈清依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说什么?”

  “我说,那张亲子鉴定报告是我做的。你这肚子里怀的确实是凉川的种!可就因为是他的,我才不能让你留下这个孩子!”

  柳如雪的话仿佛一把尖锐的匕首,直直的刺进了沈清依的心口上。

  “你混蛋!”

  她想要甩柳如雪一巴掌,可是手脚被绑着,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柳如雪却笑得十分得意。

  “想打我是吗?可惜,现在只有我打你的份儿!”

  说完,她一巴掌甩在了沈清依的脸上。

  血腥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漫着,可是沈清依却恨恨的瞪着柳如雪,呸的一声,吐了柳如雪一脸的唾沫。

  “柳如雪,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那是什么东西?”

  她摸了一把脸,冷笑着说:“沈清依,我也不怕告诉你,为了能够让凉川相信你真的偷了人,我连你进出酒店的记录都有,而且还有你的姘头。我做了这么多,等的就是今天,我可以亲手拿掉你的孩子!”

  “凉川!季凉川!”

  沈清依扯着嗓子叫喊着,却在下一秒被柳如雪捂住了嘴巴,然后恶狠狠地说:“凉川不会进来的,因为现在的你让他觉得恶心!沈清依,你放心,我会慢慢的给你把手术做干净的。”

  说完,柳如雪找了一块布塞进了沈清依的嘴巴里,随后用剪刀剪了她的裤子。

  不!

  不要!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沈清依使劲的挣扎着,绳子在她的手腕上嘞出了血痕,可是她毫无所觉。

  她不要失去这个孩子!

  不要!

  可是这里只有她和柳如雪两个人,她连个求救的人都没有。

  她的丈夫季凉川,此时恐怕恨死她了。

  沈清依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绝望。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柳如雪把冰冷的仪器塞进了沈清依的下面,剧烈的疼痛瞬间袭来。

  “啊!”

  即便是被塞了东西在嘴里,她依然疼的浑身痉挛,感受着冰冷的仪器好像一只铁手,不断地搅动着她的肚子,正在一点一点扼杀她的孩子。

  她仿佛能够听到孩子的哀嚎声,那么的凄惨,那么的绝望。


03
  当沈清依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病房里了。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钻心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太太,你可不能哭。这小月子也是月子,你这会哭坏眼睛的。”

  管家刘妈在一旁看到她醒来,连忙上前安慰着。

  沈清依没办法忘记孩子在她肚子里这三个月来的变化,可是就因为她的无能,孩子被强行拿掉了。

  是柳如雪!

  是她!

  是她害了自己的孩子!

  沈清依一把掀开了被子就要下床,却被刘妈给拦住了。

  “太太,你这是要干什么呀?你这身子还虚着呢。”

  “我要找凉川,我有话对他说。刘妈,凉川呢?凉川人呢?”

  面对着沈清依的质问,刘妈有些尴尬的别开了脸。

  “太太,你现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好,先生他忙。”

  “忙?忙什么?我是他的妻子,我流产了,他连面儿都不照吗?他人是不是在柳如雪那里?是不是啊?”

  现在一提起柳如雪,沈清依就恨不得杀了她。

  刘妈见沈清依都猜到了,叹了一口气说:“太太,这次的事儿确实是你做错了。柳小姐尽心尽力的给你做了手术,先生怎么说都得去感谢一下吧。”

  “我做错了?我做错了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认为我对不起凉川是吗?她是够尽心尽力的。我要见凉川!我要见他!”

  沈清依挣扎着非要下床。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

  “你在闹什么?”

  季凉川生冷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低气压。

  沈清依看到季凉川,连忙推开了刘妈,却因为身体太过虚弱摔倒在地上。可是她依然不放弃的在地上爬到了季凉川的身边,拽着他的裤脚说:“凉川,我是被冤枉的。孩子真的是你的!是柳如雪,是她伪造了亲子鉴定故意陷害我的!更是她杀了我们的孩子!是她!”

  “够了!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诬陷如雪。你知不知道,刚才如雪还在为你求情,让我别和你离婚!沈清依,你到底心肠有多么歹毒?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还要陷害如雪?你这样的女人简直无可救药!”

  季凉川一脚踢开了沈清依,而就在这时,柳如雪从季凉川的身后走了出来。

  “清依,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可是你也没必要这样说我吧。我是一名医生,我有自己的职业道德,要不是凉川求我,我是不会给你做手术的。我知道你失去孩子之后心情不好,我不和你计较。你赶紧起来,地上太凉了,你这样会生病的。”

  说完,柳如雪上前想要扶起沈清依,可是却被沈清依一把甩开了。

  “你别碰我!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我孩子!你还我孩子!”

  沈清依看到柳如雪,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挣扎着就去掐柳如雪的脖子,她满脑子都是柳如雪说的话,以及她折磨自己的样子。

  柳如雪貌似躲闪不及,被沈清依狠狠地掐住了脖子,然后快速的呼吸困难。

  “清依,你别激动。咳咳!”

  “沈清依!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季凉川快步上前,一把掀翻了沈清依。

  她柔弱的身子撞到了一旁的茶几上,疼的差点晕过去,可是她的

心却疼的快要窒息了。


04
  认识季凉川八年了,她沈清依就爱了他八年。在做他老婆的两年时间里,即便季凉川对她冷漠如斯,她却依然觉得幸福。

  可是这一刻,沈清依突然觉得心碎了。

  一个不管她怎么付出都换不回一丝真心的男人,她还需要继续努力吗?

  “季凉川,她杀了我们的孩子,陷害我偷人,你信她不信我。如今我刚流产,你护着她推开我。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才是你的妻子!”

  沈清依泪如雨下。

  季凉川的眸子忽闪了一下,一抹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他刚想上前,柳如雪却突然站了起来,抢在了季凉川的前面去扶沈清依。

  “清依,你别这样,凉川不是有意的。我扶你起来。”

  “你滚开!”

  沈清依愤怒的瞪着柳如雪,那目光里的仇恨是那样的强烈,震得柳如雪一时间不敢上前了。不过想起身后的季凉川,她低着头貌似委屈的说:“清依,我知道你刚失去孩子心里不好受,可是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只要你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你和凉川会有孩子的。”

  孩子这两个字再次刺激到了季凉川。

  他的眸子猛然一冷,对着一旁的刘妈说:“还站着做什么?把她扶起来!从今天开始,没我的允许,不许她出门,更不许见客!”

  季凉川说完气愤的转身离开,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会让他失控似的。

  刘妈连忙扶起了沈清依,却发现她的身后流了一大滩血迹。

  “太太,你……”

  沈清依自然知道自己怎么了。

  刚才季凉川推她的那一下不轻,后背火辣辣的疼着,肯定是受伤了。而她刚流产,现在恶露不干净,因为刚才的激动,很有可能引起大出血了。

  但是她不想在柳如雪面前示弱,也不会再给她伤害自己的机会。

  沈清依紧紧地握住了刘妈的手,疼的浑身痉挛,却一字一句的说:“刘妈,扶我上床。”

  “太太,你这样不行的。柳医生,我们家太太可能大出血了,你帮帮忙啊!”

  刘妈看着眼前的柳如雪,一脸的祈求。

  柳如雪连忙上前,扣住了沈清依的胳膊。

  她的力道用的很是巧妙,能够让沈清依胳膊酥麻又挣脱不开,柳如雪转头对刘妈说:“刘妈,我一个人不行的,你赶紧去叫其他的医生过来。我在这里看着清依。”

  “哦,好!”

  刘妈不疑有他,快速的跑开了。

  “不要走!”

  沈清依想要拦住刘妈,可惜没来得及。

  在刘妈离开病房之后,柳如雪捏着沈清依的下巴,冷笑着说:“大出血了啊?怎么样?很疼吗?沈清依,你说你孩子都三个月了,他自己一个人去了黄泉路,该有多么孤单啊。你不是很爱他吗?要不你去陪他吧?只要你死了,凉川就会回到我身边的。你不是很爱凉川吗?刚才可是他推得你哦!”

  柳如雪的话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生生的凌迟着沈清依的心。她不甘,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柳如雪突然出手了。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女人  感觉  方式  更有  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