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无数男人臣服的女人心计!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

100000+ 2017-12-11 13:49 美美聊穿搭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这该死的男欢女爱》


文:榴芒鹿

01

“白雨嘉,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你打不打?!”

白雨嘉拿着手机,视频里的男人一脸的凶狠,嘴里吐出一串威胁的词语,仿佛她不照做的话,他就要冲出来吃了她,白雨嘉气急了,抖着唇说道:“伍星州,你不要太过分。”

视频里的男人叫伍星州,是她的男朋友,两人相处一年多,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开始为人很有礼貌很温和,渐渐的相处久了之后,这个男人就露出了极强的占有欲和控制欲。

“我不管那么多,我有没有跟你说,不能超过五分钟回我的消息,电话响三声就要接,不准单独跟别人出去玩,这些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你有放在心上吗?现在你叫我不要太过分,到底是谁过分啊?”

他依旧不依不饶,只穿了一件单衣的他躺在床上,那张帅气的脸上,充满了戾气,最后抬眸看了一眼,轻飘飘的说出几个字:“赶紧打。”

白雨嘉咬着嘴唇,缓缓伸出左手,往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拍打了两下,伍星州在视频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那张脸显得特别的阴柔。

每年的暑假都是旅游旺季,正逢公司也想犒劳一下销售精英,于是提出了外出旅游的奖励,白雨嘉虽然在公司不属于特别突出的一个人,但是踏踏实实打拼,业绩也一直排在前面。

于是在六月底的时候,收拾行李就跟着公司其他人一起去了厦门,走时匆忙,下飞机之后才开机打电话通知家里人,就这样错过了伍星州的来电,他发的这场气愈发的不可收拾。

而伍星州这个人生气起来,有个特殊的癖好,让她打自己的耳光,一定要听到响,虽然白雨嘉下手不重,但是这种行为让她深觉自己毫无尊严。

她不止一次跟伍星州提过这个问题,她拧着眉头跟他讲自己不喜欢他这样,可是伍星州仿佛谁踩住了他的尾巴一样,立马就黑着脸发起了脾气,最后的最后,就变成了白雨嘉道歉。

而渐渐的,时间长了,她觉得自己实在是累了。

02

她站在海边,静静地感受着海风吹在脸颊上,摇曳的白云,嵌入湛蓝的天空,她喝了一口西瓜汁,电话响了,她接了起来。

“喂,妈,我在厦门呢,公司旅游,一个星期我就回去了,别担心。”

“你和小州还好吗,没吵架吧,我看他这几天一直都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就估计着,肯定是你怎么样了,你别任性啊,小州实在是一个好孩子,当初我把他介绍给你,就真心希望你俩能成。”

电话那边的人开口就是一长串。

打来电话的人正是她的继母郭千兰,一位优雅温柔的女人,对白雨嘉很是上心,她自己膝下并没有孩子,是白雨嘉的父亲不愿意再生一个,郭千兰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原本以为她会闹上一阵子,但是她只是淡淡点头,别无他言。

她的亲生母亲离世三年后,郭千兰就出现在她面前,给她足够的母爱,但是她依旧有些内向和压抑,大学毕业之后,郭千兰就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就是伍星州。

因为是郭千兰介绍的,她一直都处的分外的小心翼翼,在她心里,对郭千兰始终有一份内疚吧,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可以做到这般好,还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她心里觉得郭千兰比一般的继母都要伟大。

所以她一直忍受着伍星州的那些举动。

一个星期的旅途,在踏上回家的飞机那一刻,就结束了。

她敲开家门,满身疲惫的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客厅,却看到伍星州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吊儿郎当。

“你今天怎么来了,我妈呢?”白雨嘉并没有表现的有多么震惊。

伍星州跑过去接过行李,对着厨房扬了扬下巴,她就看到一个苗条的背影,正是郭千兰。

郭千兰迈着细碎的小步自厨房而来,手里端着一大盘水果,各式各样,都是白雨嘉爱吃的,白雨嘉剥开一个香蕉,准备给伍星州的时候,郭千兰就赶紧接了一句:“他不喜欢吃香蕉。”

白雨嘉动作就那么僵在了那里,她望着郭千兰,一脸的疑惑:“这个…我怎么不知道。”

伍星州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仿佛很失落的样子,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你也太不关心我了。”

郭千兰不紧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有些失笑道:“你啊,对星州上点心,他第一次来咱们家就说了的,你忘记了吧。”

白雨嘉歪着头想了很久,看了一眼香蕉,嘀咕了一声是吗?然后自己咬了一大口,把香蕉都吃了。

郭千兰和伍星州对视了一眼,在眼神刚碰上的那一瞬间,又立马弹开,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

03

七月份天气的毒辣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白雨嘉在外做宣传的时候,手机放在包里调了静音。

等她拿出手机时就发现伍星州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再点开微信,几十条未读消息,她忐忑的点开,满篇感叹号,可想而知,伍星州是发了多大的脾气。

她紧张的回拨了一个电话,果然一声之后那边就接了,伍星州在那边各种破口大骂,并且叫她回家后跪着向他道歉。

白雨嘉终于耐不住性子,把心里想说的话全部怼了回去,之后便是一场恶战。

估计是伍星州气上了头,这事儿让郭千兰知道了,白雨嘉心里窝着火的时候就接到了郭千兰的电话,她也说出了自己想要分手的想法。

而郭千兰在电话那边说了很多关于伍星州的事情。

原来伍星州高中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听说当时闹的还挺大,他的母亲没有要他,伍星州就只能跟着那个嗜酒的父亲,度过了这一段漫漫长路。

白雨嘉紧紧握住手机,面露不忍,追问道 “我从来没有听他讲过这些…”

郭千兰道:“所以啊,他才这样没有安全感,跟个小孩子一样,你别放在心上,别和他闹,好好和他在一起,我也是为了你们好。”

白雨嘉纠结着拧着眉,之前那想分手的念头,有了一丝丝动摇,不知是自己当时只是愤怒冲头一时说的气话,还是郭千兰讲的这些,她现在静下来之后,脑海里一幕幕出现的都是伍星州对她的好。

她最后艰难的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

04

下班了,白雨嘉回到家时,太阳才刚刚下山,她刚进门就被一双手捂住嘴巴,把她往房间里拖拽,她惊恐的发出嗯嗯嗯声,全身都在奋力挣扎,但是依旧无能为力。

白雨嘉被一股蛮力推倒在床上,她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一具热烫的身体就压在了她的背上,灼热的呼吸声在她的耳畔,下身一凉,裙子被掀到了腰部。

她张开嘴想要呼救,下一秒就被粗鲁的进入,她忍不住痛的发出了声音。

郭千兰站在门口,拿着刚刚收的衣服,侧耳听着,手越抓越紧,直到里面的声音淡了下来,她半晌才道:“我到底在干什么…”那语气,倒是让人琢磨不透。

屋里,白雨嘉狼狈不堪的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满脸泪痕,身上的勒痕,泛着红,她头发已经完全凌乱,此时她正无声的流着泪。

伍星州赤裸着身体,他拿着被子的一角盖住自己的隐私部位,看到白雨嘉哭哭啼啼的样子,他很烦躁道:“这是给你的惩罚,再说了又不是没睡过,装什么装啊。”

白雨嘉并没有搭理他,直接起身,却觉得身体不对劲,她倏地转过头,严肃的看着伍星州:“你没做安全措施?”

伍星州耸耸肩,慢吞吞的穿上衣服:“没做,那又有什么关系,你怀了更好。”

白雨嘉气的全身发抖,她实在是忍受不了,也不管有没有穿衣服,抬起手就给了他一耳光,颤抖着说:“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把我当什么?”

伍星州默默的看着她,扯起嘴角笑了,那模样,仿佛刚刚做那一切事情的人都不是他:“你觉得呢。”

白雨嘉赤裸着,转身就进了浴室,足足冲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客厅饭桌上,郭千兰和伍星州已经坐在了桌前,也没动筷子,一直等着她。

她就站在那里,刚洗的头发还在滴水,客厅不大,她说的很轻,却还是被郭千兰听到了,她再一次表明:“我要和他分手。”

郭千兰放下筷子,走过去抱着她,安慰的问道怎么了,白雨嘉又重复了一遍,伍星州坐在位子上,一双鹰眼愤怒的盯着她。

郭千兰握着她的手,背对着光,她突然正颜厉色道:“我不允许,这个事情你想都别想,难道我今天跟你说的还不清楚吗?”

白雨嘉不可置信的看着郭千兰,她忿怒道:“凭什么你说不允许就不允许,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说到底你也不过只是我的继母而已,我忍到现在也是为了照顾你的情绪,现在我忍不下去了…”

说完就转身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而站在一旁的伍星州咧开嘴笑了一下,眼里却含着愤怒和隐忍,他转动眸子睥睨着郭千兰,站起身,就站在了郭千兰的面前,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眼里是不知明的情绪。

伍星州突然伸出右手,向郭千兰的腰间袭去…

然郭千兰抬手抵住朝自己靠近的胸膛,眼神一直没离开过对方。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未完待续


榴芒鹿:我做过最流氓的事,就是写一些故事。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男人  女人  心计  臣服  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