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来中国正在发生改变,只有7%的人知晓

100000+ 2018-04-06 08:14 凤凰财经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来源:智谷趋势(zgtrend) 作者:严九元

根据智谷趋势与美西投资合作举办的“春天演讲”上的讲话整理而成,有增删。




01

三张图背后的巨变


每年春天我会有一个演讲,就当下的趋势和投资,跟大家做一个交流。今年我想把我们正在面临的一些重大变化,和应该采取的一些策略调整,做一个分享,供参考。


我们正在经历什么?给大家看三张图。


第一张图片,这是刚让同事整理的最新数据,纽约曼哈顿、伦敦、北京、悉尼这些城市和区域的房价走势。




这几个城市的房价,最近几个月都在往下跌。


我们知道这几个城市,都是当之无愧的全球一线城市,是这个世界上最保值、最具有确定性的资产,现在它们的房价出现了一些异动、一些微调,这背后反映的是什么?


这实际上是十年一遇的一个大拐点、经济上的大拐点在房价上的投射。


这个拐点是什么呢?就是零八年金融危机之后,全世界的货币大宽松、货币大放水时代结束,各国央行陆续开始紧缩货币,整个全世界的宏观环境、经济环境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故事讲法,一个全新的运行轨迹。


货币放水时代的结束,美国进入加息周期、进入缩表,各个国家开始陆续跟上,整个全世界的钱越来越少,它势必反映在各类资产上,也将影响全球经济的走势。


这几个大城市的房价走势,实际上是其中的一个微小的反映和征兆。


我们当然不能说这几个城市的房价进入了下跌周期,长远看,这些城市的房价是一直往上走的,但是全世界的钱紧了之后,我们认为一线城市的价格微调是极具代表的一个信号。


第二张图,这是特朗普签署贸易战备忘录时的照片,他背后站着史上最具鹰派色彩的内阁官员。



来源:NBC News,作者Jonathan Ernst


贸易战,不光是商业摩擦,背后是国际格局大变动的前声。


第三件事是,中国政治周期和政治秩序进入到一个新时代。


这三件事,都在近期密集发生,看似彼此独立,实则有内在逻辑。


第一张图是经济,第二张图是国际,第三个是政治,全世界政治经济的基本面正在发生着重要变化,整个底层逻辑在发生着重要变化,社会运行的基本操作系统发生着重大变化。


而这一切交汇在2018年。


02

泡沫盛宴的终结


2018年正好是08年金融危机后第十年。我们可以说前十年的故事基本到了该完结、写上句号的时候了。未来十年的新的篇章,现在正在慢慢开篇、翻页,露出它的画卷。


过去十年,在金融危机后,美国、欧洲、日本也包括中国,各大经济体开足马力开闸放水,印钞加码,流动性空前丰裕。


这是过去十年的一个基本面。在这个基本面下,美股出现了9年牛市。



美股9年大牛市


中国、美国、加拿大、澳洲、英国……全球的楼市经历了一个超级繁荣期。



主要代表性国家和地区2008年-2016年的房价走势


各类资产的泡沫,很大程度都是建立在货币大放水的这个基础之上。


但是,泡沫的盛宴终有结束的时候。


未来十年的故事,它的起点在哪里?起点就是我们一再提及的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一个变化——货币大宽松时代的终结。


03

当中国遭遇双击:紧缩与杠杆


全球从货币超级宽松,到货币大收缩,中国当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但是当紧缩这条绳子落在中国身上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时点,中国比较尴尬、比较为难,为什么呢?


中国面临一个非同寻常的问题:杠杆率高。什么是杠杆率?通俗解释就是负债太多,经济的运转很大程度是靠借钱来支撑来发展。


负债太多的时候,如果你还加息还搞紧缩,那么我还款的成本会变高,可能会使紧绷的资金链发生断裂,这是非常大的风险。


中国现在的杠杆率有多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到2017年年中,中国债务已经达到了GDP的256%,这不仅超过了新兴市场国家190%的整体水平,也超过了美国的250%。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有一个统计,中国每年宏观形式上的利息负担(12万亿人民币左右),已经超过了每年名义GDP的增量(8-9万亿人民币)。也就是说,新创造出来的财富,还利息都不够了。请注意:这里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估算。


去杠杆就是降低负债率,这是当下中国最大的一个宏观事件,也是高层最关心的问题。


现在,虽然市场化的利率包括银行间的中间利率,已经抬升了不少,但是央行对于最基本的存贷款利率一直没动,除了经济增长的一个考虑,很大的原因是尽量给去杠杆留出时间,在债务降低之前尽量晚地使用强紧缩手段。


04

当下最大的宏观事件


这几年发生的很多事情,很多大的冲突、博弈,都是发生在“与紧缩赛跑的去杠杆”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主要有这么几个事。


第1, 金融业的大整顿。


金融业兴起了一股力度非凡的监管风暴,包括各种表外渠道的规范化。


第2, 压低地方政府债务。


几个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现象出现了。一是包头叫停了地铁项目,二是铁路计划投资,今年比去年下降8%。这些都是降低政府的负债。


第3, 打破刚性兑付。


中国负债率高有一个深层次的观念支撑——刚性兑付。就是说,很少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况,实在资不抵债,往往有政府来兜底。在中国,稳定压倒一切,如果违约不还钱,很可能引起社会不稳定,政府总要想办法解决。负债方——担保方——政府,形成了一个隐形担保的链条。


这使得大家不太在乎风险,敢于借钱,负债率恶性膨胀。造成一个情况,只要敢负债敢借钱,这样的人财富累积的速度就比别人快。


在2014年地产寒冬的时候,当时地产老大万科降杠杆降债务少拿地,但另一方以恒大、碧桂园为代表,反而是加杠杆,反而是疯狂的借债拿地,现在负债率最高的就是这一批企业。


接下来到了16、17年,迎来了楼市的一轮疯涨,最大的收获者就是恒大这批敢于负债扩张的企业,许家印因此坐上了中国首富的位置。


越大胆的人越敢借钱的人,往往是获得额利润最大的人。


对债务的敬畏必须建立,对刚性兑付的理念必须打破,这才能遏制疯狂的债务上涨。预计接下来中国债务违约的情况会增加,大家买理财产品要小心了。


第4, 杀鸡儆猴。


前段时间,一系列负债率高的企业被“敲打”。比如万达,开始大量卖资产,最核心的目的就是降低负债率,还有安邦、海航等。这是高层杀鸡给猴看的一系列动作,来对企业行为进行震慑和调整。


后来财经界称王健林进行了一个教科书式的自救,他确实是非常果断的把自己的核心资产进行抛售,大幅度降低了负债率。他非常清楚整个国家的政策指向是什么。


去杠杆化像一场赛跑。很多企业很多国家倒下,往往就是资金链断裂债务出了问题。这是场生死时速,一场性命攸关的赛跑。要在紧缩周期来之前把杠杆率降下去。


第5, 债务转移。


2015年开始,房地产出来一个去库存,核心就是帮房地企业卖房子去杠杆。


在这过程中,完成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债务大转移,由企业、政府部门的负债向居民负债的大转移。



本来是房产商欠银行的债(借钱开发项目),房子卖后,房产商拿到房款还清债务,而买房的居民背上了房贷,这本质是债务转移。在这场大转移中居民个人杠杆率有了非常明显的上涨,涨速是超过政府和企业。




中国一直是高储蓄国家,老百姓有钱了,一般是存下来。但这两年居民新增的贷款超过新增的存款了。这非常具有指标意义。




房地产从一二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进行了一个全方位的轮动,其实是把中国各个阶层各个角落都卷进来


居民负债率原来并不高,因此可以成为企业和政府高杠杆的一个缓冲。


05

外部意外


在这个关口,外部也在发生一些幺蛾子事情,最直接的就是中美之间的变化。


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在于,去年中国经济交了一个不错的成绩单(GDP增速6.9%),这个成绩很大一部分因素来源于出口的贡献。如果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美国,跟中国打起了贸易战,那么势必会给中国的出口以及经济带来一系列的压力。


还有一个影响因素是美国的减税,基本上是在和中国争夺资本,争夺产业。


减税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制造业回归美国,资本回归美国。大家可以读一下特朗普今年一月在达沃斯论坛的演讲,很有意思。


我看了两三遍,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感觉在看中国的一个县长市长在工商界会议上慷慨陈词、热情洋溢地面对企业进行招商引资,就是这么一个印象。


特朗普讲话的基调就是我们美国经济形势很好,有各方面的优越条件、优惠政策,欢迎大家来美国投资。这和中国县长市长进行招商引资的腔调几乎一样。


特朗普商人出身,很明白哪些东西可以吸引资本,吸引产业。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总统由过去高喊着民主自由的角色,到现在高喊着资本、产业、招商引资这么一个角色的转变。特朗普的这一系列组合拳实际上对中国的压力还是比较大。


06

贸易战中的最大变数


贸易战有什么影响?


有一些具有经济学基本知识的朋友来问我,贸易战打起来,决策层会不会重新启动楼市?


不管是美国因减少中国低价商品而通胀加剧,从而加大加息力度,还是贸易战造成中国出口受挫,引发通缩,都对中国经济的增长有挑战。


经济如果真的下滑,中国现在能撬动增长的手段不多,是不是又要走上用楼市来刺激经济的老路?


对中国来说,很多问题是用发展、用速度来解决的,包括就业和社会稳定。虽然在淡化GDP指标,但短期不现实。


因此一旦出现下滑,楼市重启是个未知数。


但现在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变量,这个变化在于,权威在加强,出现危机时,各个利益集团的声音和干扰会被弱化。


因此,当经济出现一些问题时,现在多了一种选择,不一定走刺激老路,而是追求长效机制,期待用短痛换取长安。


07

抱着保温杯的中国


综上,为什么说我们站在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国际关系上出现了冷战之后的最大变数,两个最大国家的对抗性因素在增加。




这些巨大变化,我敢肯定,在中国注意到的不超过1亿人,也就是总人口的7%。但比这些变化更深层次的,是中国发展的自身到了一个变化的关口。


我们有时会开玩笑说,现在的中国到了抱着保温杯的阶段,她进入了成熟期,不再是青春年少,不是一个愣头青往前冲。她实际上已经有一定的体量,肩负着责任,同时也要找到自己的确定发展方向。


08

中国的两个面孔


抱着保温杯的中国,她的发展动力和青春期是不一样的。


原来的几大动力,边际效应在减弱。


比如城市化,现在已经过了50%,农村人口往城市转的速度在下降,人口红利就不要说了,年轻人口下降得很厉害。


比如投资拉动,每单位GDP所需的资本投入,越来越大。


很多国家到了抱着保温杯的这个阶段,都会碰到新动能的问题,所以有一个词叫做中等收入陷阱。


那么现在中国,能不能迈不这道坎?


学者刘煜辉曾分享一个观点,实际上现在的中国有两个面孔:


你要是看统计局的数据,你看到的就是一张老年人的心电图,起伏越来越低,直到最后变成一条平行线。




但是这就是中国经济的全部了吗?如果你把中国经济分拆,你就会发现别有洞天。



上图红色的线,代表电子产品、计算机、通讯产品,这些产业,有15%的增长速度。这是一颗青年小伙子的心脏。但是蓝色的线,代表重化工、矿业,这些是负增长。把新旧产业结合在一起,就是增长6%的老年轻的心电图。


再看中国的消费,中国的消费,合起来只有10%的平行线,看起来也是没有生机。但是你要是把线上线下区分来看。线上(互联网)的消费,增长在35%。线下只有5-6%的增速。




这些新旧经济的交汇处,往往是两幅面孔,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我们从这些角度能看到中国新旧之间的变化,能知道生机的所在。


09

国家成功的最大秘密


我很赞成巴菲特所说的一句话,他说美国最大的秘密就是在于有一套释放人才潜能的体系,他说美国只有四百万人口的时候,中国有六千万人口,当时美国为什么能迅速超过中国,就是因为能够把人的潜能释放开来。


巴菲特多年一直押美国的国运,坚守美国,持美国的最优质资产,获得巨大回报。


他对美国最厉害的秘密武器的解读是正确的。能够把人的潜能焕发出来,这是一个国家真正的生机所在。


西方是按照它那套自由市场理论来释放人的潜能,而中国在自己特有的模式下能不能释放出人的潜能,这是一个大的考验,也是在走没有人走过的路。


10

天堂还是地狱


面对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个人怎么办?


我的一位朋友谭翊飞在一篇文章中提的问题非常好:


我们可以依赖过去十年对房地产的逻辑去预测2018年房地产的走势吗?

我们可以用过去稳增长的逻辑来预测明年下半年增速下行后的政策变化吗?

我们还可以用PPI-CPI的传导逻辑来解释今年物价的变化吗?

我们可以用过去对央行的理解来预测“双支柱”下的货币政策走向以及资管新规的落地力度吗?

我们可以用过去一年白马的逻辑来预测明年是白马继续一马当先或者是中小创有更大的机会吗?

我们可以用“去产能”的政策来分析明年大宗商品市场的走势吗?


是的,万物皆变,万理皆变。


我觉得接下来大概率会出现的几个变化:


第一,中国未来一段时间会呈现控制型经济的基本面貌,强监管、紧资金。中国经济在全球紧缩周期和国内高杠杆的夹击下,有诸多不确定性,再加之打破刚性兑付的趋势,中国已经过了可以闭着眼睛买房,可以随便对一个标的all in 的阶段。你all in到一个违约产品上,可能一生的积蓄全没了。


第二,不要all in,自然要有更多的配置意识和分散意识。


很多策略其实是可以去规避和对冲风险。比如说日本,都知道日本有迷失的30年,但是它能够保持比较高的生活质量,比较富裕的状态,一个原因是确实老底比较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日本实际上是一个全球投资非常成熟的国家,它本身经济不增长,但是它参与到中国,欧洲,美国,去收获其他国家的红利。


以软银为代表,很多中美的新兴巨头,都有日本资本的影子。


如果你看日本GDP,就是国内生产总值,它实际上是不行的;但是看GNP,就是国民生产总值,只要是日本人获得的收益都算,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个数据是很好的。


这就是视野放到更广阔的地方,所带来的改变。


第三,对新趋势要有认知。


很多朋友说现在很迷茫,不知道投资什么东西,楼市现在肯定是没有机会,想买也买不了,股市一月份好不容易起来一点点,二月初马上就被打下去了,分歧很大。那投资什么呢?这个就需要认知层面上的升级,不是过去那样躺着就可以挣钱。


对趋势要有前瞻,更新自己的认知。


比如,一个重要的变化是,“城市化”升级为“深度城市化”,不是以城市为单位来看待发展,而是按照城市群来构思规划。这是全世界发达地区的规律。现在大力提粤港澳湾区,杭州湾区,就是这个思维。过去我们按城市来投资置业,未来肯定以城市群为背景进行考虑。


比如,一个重要的趋势是,制造业正在由中国向东南亚、南亚迁移,这意味着全球产业链格局的重组,利益的重组,发展机会的重组。东南亚进而获得了双重对冲的优势(中国经济好,东南亚享受红利;中国经济不好,东南亚承接更多转移出来的产业)。


这些认知,能给你带来更广阔投资的空间。


第四,押注永恒不变的东西。


亚马逊的创始人贝佐斯说过一段话,很多人去问十年后什么会变,却很少有人去问十年后什么还不会变。亚马逊恰恰就是去找不变的东西。比如人们对于低价、高质量、快速送达、品类丰富……这些东西的追求永远不会变的,那么我们尽量去满足,企业就会很有价值。


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启发的一个思维,去找不变的东西,找确定的东西。


比如我们看好一个房产,其实抛开各种各样的上层建筑的因素,最根本的就是人口因素,有没有人口持续看流入。有时候最简单的往往是最有力量的。


最后举一个例子给大家,看看我们怎么去观察那些简单而有力量的东西。


世联行董事长陈劲松说,从宏观经济指标来看,深圳比珠海和惠州差远了,但是为什么在珠海和惠州投资不行,而深圳可以。


后来有人展示了一个民间指数,叫作“电线杆指数”,就是看城市的电线杆到底干不干净?如果特别干净,那个地方不能去,如果上面贴着老中医、看性病、招聘……相关部门怎么清理也清不干净的地方可以去。说明这个地方有活力,有资源,人口源源不断地流动。从这个指标来看,深圳就远远领先了珠海和惠州。


最后两句话:我们踩在一个周期更替的节点上,踩在重大变化的关键点上,看清方向比什么都重要。


本文观点不代表凤凰财经立场,仅供参考。

新媒体运营编辑 史晗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ID:finance_ifeng)

联系邮箱:finance_ifeng@163.com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点赞支持凤财君

推荐一个公众号

100000+ 分享给好友
标签: 改变  中国  发生  知晓  的人